我解除潛意識裡的苦惱、偏好、性向;意識到我越來越自在,意識到自在是我的基本天性。我變得越來越自在,並由於解除了夠多的心理限制,我自動地進入了一種真正的我(Self)開始向我呈現出祂自己的狀態。

對我家人而言我的改變更是讓人覺得迷離惝恍。

我妹妹桃麗絲打電話來請我去吃晚飯,在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前,我就說:「好的,我會過去吃晚飯,15分鐘後見。」並掛上電話,然後我才想到她根本都還沒開口咧!

我會探視我妹夫納特和我妹妹。而納特會說:「萊絲特,你是工程師,幫我修理下收音機吧。」

我會看一下然後說:「納特,這只是真空管松脫而已。」,再來我會把它往基座上推一下,然後收音機就正常了。

但是呢,在這麼搞了6次還8次之後,被納特看出來了。他說「欸,萊絲特這事情有點不太對勁耶。每次我的收音機或音響(Hi-Fi)壞掉時,都說是管子松了,然後你推一推就又正常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我說:「它剛巧就只是管子松脫而已,納特。」我知道如果我跟他實講他是無法相信的,他是無法承認超常事物的。

其實我只是視收音機完美無缺,然後動一下真空管讓事情變得像在他理解範圍之內而已。

 

愛是會傳染的

在我覺醒後的初期,我曾捲入個人療愈裡去。但是一個問題解決了,隨後又會有另一個問題。於是我想到如果教大家自我療愈應該會要好些。

靈性治療(Spiritual healing)是最好的;它的療效是立即的。無法做到靈性治療,就用心智(Mental)治療,這從立即降為迅速。但是,如果你兩種都無法使得起來,那就看醫生。青菜蘿蔔各有所適。

靈性治療是以了知這一切都是完美的(knowing the perfection that is)來完成的,藉由看到一切只有完美會讓你釋放掉不完美。

心智治療是把你的心從疾病上挪開,並思惟或視覺化你的身體是健康的。如果不是心裡緊握著疾病的印象不放,人是不可能生病的!。

我涉入療愈領域只一小段時間,從1952到1956年,而且是僅及於個人的尺度而已。照這做的人確實會得到立即的療愈,即使是透過電話。

有一次一個女孩子打電話給我說:「我剛去看醫生,他說我有創傷性疝氣,他打算要動手術。我該怎麼辦?」

我視她如同既完整又完美的,然後說:「只要視它如同是全然完美的,妳就沒事。」

然後她說:「是呀!就是這樣!」,我感受得到她對完美的接受。

然後我對她說:「好了,現在回去找醫生再檢查一次。」,醫生目瞪口呆了。

在這些治療中我並不是把任何注意力放在自己上,我永遠都是站在背景裡。你不覺得你自己是個治療者,你只是把自己從路徑上挪開而已。你放手並讓上帝接手。而,在你這麼做的同時,療愈就發生了。

耶穌說過那是透過他而工作的父;一個群眾型導師必須走出去跟群眾講話,但他並未自我膨脹,他覺得那是神在跟神的講話。

 

耶穌說過除非你們看到跡象,不然你們不信。所以他給予人們跡象來幫助他們得信。

在我成長過程中我內心中始終秉持著我只知道那些我做得到的的想法。如果我說我能做什麼,除非我做過不然我不知道;這讓我免於被愚弄。然而在這裡這會有一個悖論(paradox)存在;如果我萊斯特,想去施行一個奇跡,我做不到;如果我用讓它去讓神來(letting go and letting God)成功的將萊斯特從路徑上挪走,它就發生了。

這一定不能有作為者的意識(sense of doership)在哪兒。

對上帝的極度信賴是成敗的關鍵。

如果有人想施行奇跡而對他又不生效,那他的知識必定不完整。你必需將你的小我從馬路上趕走,你必需讓他去讓神來,它才會立刻發生。但是你不要想要去試試看或測試它一下,你知道它然後你就讓它這行(let it be)。

麻煩問我一下:「萊斯特,你能行神跡嗎?」

我說:「不,我不能。」,這是實話。然而透過讓我,萊斯特,不去擋路,沒有什麼事情是我還沒經歷過的。借著讓自我感(sense of egoity)離去,任何事、所有的事都會發生。

‡~~‡~~‡~~‡ ‡~~‡~~‡~~‡

就像耶穌講的:「在我父的房裡有著許多的豪宅。」。在一個人放下這驅體後,他會進入一個跟這相似的世界,在那裡他見到老朋友們。主要的差別是那裡的每一件事都是立即的,不論你想什麼都立刻變成現實,比這裡的生活輕易許多。

跟這相比,那簡直是天堂。但因為它的輕易,所以成長的誘因很少。在這裡,成長的機率是最大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ra 的頭像
cara

塗圖話畫

ca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